设为首页 |
说说圣诞节的起源
发布日期: 2016-09-29

说起“圣诞”,我们总会将其与普世欢腾的气氛联系起来。对基督徒来说,这种喜悦来自上帝的圣子道成肉身给世界带来的平安和拯救;对非基督徒来说,圣诞之所以是一个开心的节日,乃是因为在这个节日里人们可以收获友情、亲情和爱情。圣诞已经不再是专属于某一个宗教的节日了。当今,可以说是人们敞开胸怀来接受这个节日,毕竟,在人间多一份喜乐总是好事。

  但是,如果我们翻开圣经来查看早期教会的活动记录时,我们就会发现在使徒时代的教会,人们对纪念耶稣的诞生并不热衷,反而更关注于耶稣基督的复活(参林前1518),而在圣经当中也并没有关于耶稣诞生的具体年月日期的记载。那么,每年1225日的圣诞节又怎么成为普世教会重要的节日进而风靡世界的呢?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将把我们带入基督教早期那富有创意与开放心胸的信仰传统中。

  首先提到耶稣的诞生,人们都会想到“公元”纪年法,因为这个纪年法在公元6世纪由修道士戴尼修提出来,就是将耶稣的诞生之年作为公元元年,而戴尼修推算这一年就是当时使用的罗马纪年的第753年,也就是我国东汉平帝元始元年。但是后来的教会学者大多质疑这种推算的准确性。一个很明显的依据就是,按照历史,当日在罗马统治下做所谓分封王的希律是在公元前4年死的,而在马太福音第二章提及这个希律的残暴行径,他为根除来自大卫家的弥赛亚,约在耶稣诞生半年之后,在伯利恒及其周边屠杀两岁以内的婴孩,这可以证明耶稣一定诞生于希律尚未死去之前至少半年以上,那就应该在公元前4年到5年了,那就是耶稣约诞生在公元前4年左右,而这个推断现在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

  关于耶稣诞生的日期的讨论,则更加令人玩味。首先,如果我们接受耶稣是诞生在1225日的话,那么与伯利恒野地里的牧羊人有关的记载就会令人怀疑,因为很难令人想象当时的牧人在半夜还会在天寒地冻的野地放羊。《路加福音》第二章的记载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春分或秋分前后。所以教会历史上历来有人对圣诞定于1225日心存怀疑。及至十七世纪英国清教徒当政之时,清教徒政府更以圣诞节没有圣经根据为由,在英国禁止举行圣诞庆祝。当时的英国政府派出呼号队(Criers)穿街走巷,大声喊叫:“没有圣诞节(No Christmas)。”政府命令原本习惯在圣诞期间歇业的店肆一律照常营业,使得全国人民因为缺少圣诞的喜庆而变得郁郁寡欢。直至今日,在普世基督教内,仍有些宗派信徒坚持不过圣诞。当然,对于特殊的宗派特点,人们不必强求一律,但是在历史上教会之所以定立圣诞的日期,却并不能用一句“人的遗传,尽可废除”来解释。

  其实,在公元四世纪前,教会并未规定圣诞为基督徒应守的节日。到了四世纪,情况就有所不同,当时的教会,异端马西昂主义肆虐一时,该异端偏重基督的神性,忽略基督的人性,甚而否认耶稣有肉身,认为他不会真正地死在十字架上。在当时正统的信仰观点看来,如果放任此异端,则将使人对基督的十架救恩产生疑问。因此,为了确立正统信仰,反击异端侵袭,当时的西方教会就规定一个节期来特别庆祝耶稣的诞生,以此表明耶稣基督是有肉身的,且由女人所生。然而提到定立日期,当时的各教会则莫衷一是,有的守35,有的守66日。之所以后来西方教会首先提出以1225日为圣诞节,对其原因的探索却也发人深思。

  原来在北半球各宗教系统里,存在一个有趣的“1225日”现象,那一天是很多宗教的大节日。熟悉天文历法的人士知道这一情况与太阳的运行有关。对于北半球特别是地中海区域以及西南亚和北非地区来说,1225日前后是人们可以感受到的太阳移动的转折点,俗称冬至。在那日,对这些地区来说,由于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所以当地昼短夜长的情况达到顶点,这日之后,太阳逐渐北移,在当地白昼时间逐渐延长,黑夜时间逐渐缩短,给人的感觉是经过此夜,太阳逐渐长大,强壮起来。所以在西南亚的古老宗教——密特拉教,将此日定为光明之神密特拉斯的祭日,信徒在此日大肆庆祝光明之神的诞生;而在埃及,古埃及人也将此日定为太阳神何鲁斯的生日。此风尚也传到当时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罗马人将1225日定为太阳神节,公元274年,罗马皇帝奥勒留更下诏尊“太阳神”为帝国的“主神”,尊称太阳为“无敌的太阳”。在这个节日中,罗马人生活放荡不羁、凶残嗜血的性格在节日的庆祝仪式活动中完全显露出来,为当时的基督徒所不齿。在基督徒看来,唯有耶稣基督才是“真正的太阳”;他从死里复活,摧毁了死亡的力量,他才是“无敌”的。公元313年,君士坦丁皇帝给予基督教合法地位,并鼓励用基督教来改良罗马堕落败坏的社会文化时,教会就于公元325年在尼西亚会议中决定以每年的1225日为耶稣诞生的纪念日。五年之后,君士坦丁皇帝决定,整个罗马帝国境内在1225日不再举行纪念太阳神的仪式,而是把该日作为耶稣降生的纪念日来庆祝。公元381年,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在普世教会的第二次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上,以文件的形式确立此日的意义。就这样,一个原本是敬拜偶像、荒淫作恶、纵欲狂欢的日子,改变成为敬神爱人,纪念救主诞生的圣日;而原本西方教会内部对此问题莫衷一是的局面也彻底地改变了。

  与此同时,在东方教会(即在地中海东岸说希腊语的教会)也几乎基于同样理由确立了他们纪念耶稣基督诞生的日子——16日。原本这一天是当地的冬至节期,且按照当地的宗教习俗,认为该日是诸神显现,聆听恳求的日子。因为当地的政府有一习惯,就是一年一次派官员寻访希腊各地,巡察民情,听取申诉。当地将这一活动叫做“显现”(Epiphany),而民众认为诸神也在16日“显山露水”,听取百姓的哀恳。不但如此,16日还是掌管五谷、果园的酒神狄奥尼索斯的生日,据希腊神话相传,他是由童贞女所生。由上可见,东方教会的基督徒将16日定为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与该日子所蕴含的天文、政治以及宗教意义有紧密的关系。当地的基督徒之所以拣选此日,一方面是为了抗拒排斥其他宗教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表现出基督徒坚信唯有基督才是真光的信仰,因为基督徒相信唯有基督是童女所生,可以将上帝显明出来(参约118),上帝的荣光藉着他显现在世界上。四世纪中叶之后,东方教会的圣诞庆祝传统传到西方教会,但因西方教会已经定1225日为圣诞,所以西方教会十分有创意地将这一节日原本的政治宗教含义与福音书中东方博士来朝见圣婴的记载相结合,设定此日来纪念东方博士朝见圣婴,以此来宣扬耶稣基督向其他民族的显现,教会节期中的“显现节”即源于此。此后教会传统将对耶稣诞生的纪念限定至来年16日的显现节为止。

  圣诞节究竟在哪一天,圣经的确没有记载,但基督既为人子,必然有其诞降的日子。我们今天遵循教会传统过圣诞节,为的是纪念和经受道成肉身所带来的“恩典和真理”。其实,圣诞节究竟哪一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天主为我们而降生的意义。1225日原来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已将这日子更新为敬拜独一真神的日子。正如保罗在雅典神庙将人们的眼光从“未识之神”之偶像前引向“又真又活的神”一样。当今天我们普天同庆圣诞之时,让我们不要过于注重形式上的热闹,而是关注圣诞所带给世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