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说不尽的鉴真和尚
发布日期: 2010-11-26



 


 


说不尽的鉴真和尚



叶小文


 


 今天,来自日本奈良东大寺、在世博会日本馆备受瞻仰的鉴真铜像,依依惜别之际,回扬州老家“省亲”。


 像在如人在。喜豪情,归来万里,浮天过海。千载一时之盛举,更是一时千载,添不尽恩情代代。这是30年前日本奈良唐招提寺鉴真像首次回扬州“省亲”时,赵朴初的即兴之作,情深意切。  


 日本江户时代被尊为俳圣的松尾芭蕉,也曾在鉴真像前诗云:翠叶放清芬,滴露色更新。我欲多采撷,为师拭泪痕。同样一往情深


鉴真,一个东渡日本的中国和尚,为何两国人民世代传颂他的事迹,诵念他的名号?


鉴真精神,就是他自己所言,“为法事也,何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是松尾芭蕉所叹,目既瞑,人无悔”;是郭沫若所吟,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是茅盾所赞“诚开金石动天神”;是鲁迅所称“民族脊梁”;是赵朴初所念“当年身入惊涛去”、兄与弟,倍相爱”;是邓小平定论,在中日人民友好往来的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鉴真是一位作出了重大贡献,值得永远纪念的人物。


以今天的物质交通、人文社会条件,回眸1200多年前的鉴真东渡,简直无法想象。既有横无际涯、浊浪排空的万里海涛,又有种种世俗的偏见从中作梗,还有饥饿、病痛、丧徒、背弃、目盲等种种肉体和感情上的折磨,鉴真一行反复经历了挫折、背叛、失败,经受了煎熬、苦闷、无奈,怀着对“云是扶桑日出乡”那片神奇土地的关怀,怀着对大众苍生的无限悲悯,不惜身命,义无反顾,劈波斩浪,六次东渡,百折不饶,终抵日本,带去日本人民当时需要的佛法、文化、艺术、医药等文明成果,成就了千古不朽的伟业,铸造了中日友好交流的丰碑,更为后人呈现了超越民族、超越国家、超越宗教、超越时空的生命的大气象、人生的大境界。


鉴真代表了一个致力于中日两国世代友好的伟大群体。其中,有一批批的遣隋使、遣唐史;有“西望怀恩日,东归感义辰”、被李白视为知己的日本和尚阿倍仲麻吕;有先后留学中土、归国后创宗立派的日本天台宗创始人最澄、真言宗创始人空海、曹洞宗创始人道元;以及明清之际应邀赴日传法、在日创立黄檗宗的中国高僧隐元隆琦。还有当代促进两国人民友好的若干思想家、政治家、外交家、宗教家、艺术家……。先贤先德,前仆后继,代不乏人,史不绝书。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同源,有许多纽带把两国密切相联。其中有一条源远流长、仍在发光的纽带,就是两国众多民众信仰的佛教,赵朴初称为“黄金纽带”。回顾二战之后,正是佛教打开了中日民间友好交流的大门,唤起、沟通、修复了两国的国民感情,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起了催化作用。今天,面对风吹雨打、暗流涌动的两国关系,“鼓舌张罗,鬼忌人和。虽云异代,险阻实多”,更应以史为鉴,忆念先德,“黄金纽带”要再放光芒,鉴真精神要铄古振今。


以鉴真精神面对现在的中日关系,我们看到了什么?


我们会看得远。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两千年。赵朴初说过,中日的历史和现实都有过不愉快,但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千载一时,转瞬即逝。“风虽然在吹,山却是不会动的。”泰山不会动,富士山也不会动。不论遭遇任何事情,中日人民友好是大局,是根本,是趋势,是潮流。大风吹过,山还在!我们应该有信心。


我们会看得实。根本的、共同的利益最坚实。要多看日本和中国经济发展互补,多看东亚地区、亚太地区共同发展,还要把中日关系放到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去看。中日之间是战略互惠,和则两利,斗则两伤。


我们会看得深。麻烦,总要过去﹔路,总要往前走,不能钻死胡同。如果听任麻烦越搞越大,关系越来越僵,往前看,何以面对为中日友好而开拓努力的先贤先德﹔往后看,何以向我们的子孙后代交待? 


我们会看未来。坚信年轻的一代会成为未来中日友好的主力军。忆念先德,勿忘历史,世代友好,我们更寄希望于未来。


惟师之泽,等施两邦。怡怡兄弟,历劫争光。”和尚和尚,以和为尚。鉴真鉴真,此情最真。


说不尽的鉴真和尚……


 


                      20101126日)